热博体育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文:黄志毅

过去数周,国内一所国际学校因被某单位指该校学生发表了所谓的拥有“反棕油议程的活动”而被调查。我国原产业部长郭素沁公开斥责该校允许他们的学生批评棕油业。教育部更是表示将援引1966年教育法令(550法令)对此事展开调查。

我观赏了有关已上载至优管的视频,依我理解,视频内没存在着任何议程的元素,学生只是想透过此视频传达一些讯息,当中的数个关键字眼,即“因为砍伐树林,猩猩正面临频临灭种的威胁”、“砍伐森林的其中一个原因是生产不可持续的棕油”以及“我们必须确保棕油可持续的生产”。

猩猩的数量逐渐减少,这应该受到我国关注,因为猩猩被列为是国内受保护的动物之一。猩猩会面临消失的原因是砍伐森林。当然,要生产棕油得牺牲部分的森林区,但那些学生并没特别注明哪些国家生产不可持续的棕油。那些学生甚至没有提倡停止生产棕油,相反的,他们却也在他们呈现的视频尾端提到生产可持续的棕油的重要性。

郭素沁和政府对于该学校和学生的反应和态度基本上是传统式的教学。这模式的教学,学生是不被允许作出批评,学生只需遵循所教的内容,并给予该机构支持。

- Advertisement -

事实上,那学校的学生一直在倡导环境的保护,这是未来世界应该关注的重要课题。我们应该对这些学生对环境保护持有的意识感到高兴。毕竟,今天有多少孩子是真正理解现今全球所面对的问题?别说孩子,相信大多数的成年人都没有养成保护环境的良好习惯。

当我们谈论改善我们的国家时,当我们谈论“新马来西亚”时,我们应该鼓励我们的人民,尤其是年轻人,学会建设性地思考。我们必须让青年为我们的国家和世界未来的发展有新的想法和计划。

如果连接纳新的想法或计划都不被允许,那将选民的年龄限制降低至18岁又有什么意义?且,将青少年的年龄定义降低至30岁的目的又是什么?若是如此,政府并没有赋予年轻人权力,政府只是通过修改年龄这数字,当局并没有做正确的事,而是只把他们想要的事做对。

我们这是在鼓励和教导我们的孩子学习如何建设性地思考和批评吗?

- Advertisement -

思想、意识形态和意见是促成我国于去年成功换掉政府的因素。这已给人民对“新马来西亚”带来希望。

如果学生和身为马来西亚国民的我们不被允许表达自己的想法,那么换政府又有什么意义?“新马来西亚”还重要吗?

对学校采取行动只会让学生对事物有错误的价值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