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博体育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日本夫妇 丰村隆 与 和子
日本夫妇 丰村隆 与 和子

报道:陈碧珊
摄影:黄嘉婗

由于气候适宜很适合养病,所以病情恢复得很快,再加上槟城的生活步伐,也不像日本那么紧凑、有压迫感,让来自横滨(Yokohama)的夫妇丰村隆(62岁)与和子(50岁)感到满意,认定槟城为他们的“第二家园”,以好好享受退休计划的梦想。

虽然大马与日本是两个不同文化背景的国家,不过对他们而言,“入乡随俗”,融入当地生活,是他们应有的责任。即使出国旅游,也不强求外国人配合自己,而是要尝试融入当地生活,不然不会长久也不快乐,所以他们都很乐意学习。

2009年,丰村隆就在网上开始注意到第二家园计划,为了寻找一个合适的退休地点,他透过大马代理员在日本的一项讲座了解详情后,在2010年就毫不犹豫就直接作出申请,可是当时并没直接飞来槟城。

两夫妇于去年12月到浮罗交怡旅游,被当地的美丽海景深深吸引了。
两夫妇于去年12月到浮罗交怡旅游,被当地的美丽海景深深吸引了。

“因为当时有工作在身,原本我拟定的退休计划很完善,可是2011年时,因为我中风而导致计划搁置,所以为了完成我退休计划的梦想,我要快点康复起来!”

- Advertisement -

直至2014年3月,他一个人先来到槟城,打算在这里先视察一、两个月,很快地他已适应了这里的生活,并认定槟城是他要完成退休计划的梦想地,过后才携带妻子,一起到槟城展开新的生活。

“完成海外退休梦想,是我们来槟城的目的,我觉得选对地方了。这里天气常年气温很好,不会大起大落,气候适宜适合我养病,所以我在这里病也恢复得很快。”

他原本有考量过几个国家与城市,包括泰国、吉隆坡等,不过他发现槟城依然是最好的。“在日本,因为天气变化差异很大,而且特别冷,影响血液流动,导致我的病没那么快恢复。”

去年8月,丰村隆夫妇到 QE II 欣赏夜景。
去年8月,丰村隆夫妇到 QE II 欣赏夜景。

他也满意本地的医疗服务,就连医护人员很亲切。他指来到此地病情已大大改善,目前已经很稳定没事了,而且也不需要长期回去看医生复诊。

丰村隆未中风前,是在日本著名日常生活品牌专门店担任市场销售经理,妻子和子是在东京贸易公司从事文字策划工作,两人基本上在日本都有不错的生活,不过他们都毅然离乡背井,来到了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开始退休生活。丰村隆最满意的还是这边的生活步伐不像日本那么紧凑有压迫感。

不强求在地人配合   夫妇上英文课学习

丰村隆夫妇在槟城没有遇到沟通问题,主因是这里的人亲善,即使面对语言不同,对方会尽量配合及尝试了解。为了加强自己的语言能力,目前丰村隆也开始上课学英语。

他强调,“入乡随俗”是应有的责任,他不能强求在地人配合自己,反之自己该尝试来融入当地生活,不然就不会长久,不快乐,很快就会离开这个地方。“刚开始我们人生地不熟,这里也没有亲人,不过我们还是结交了许多朋友,有超过一半与我同样是退休人士”。

2015年3月,丰村隆夫妇俩前往槟城极乐寺观光,了解多元宗教文化。
2015年3月,丰村隆夫妇俩前往槟城极乐寺观光,了解多元宗教文化。

是否会有亲友反对他们来槟生活?他表示其父母已不在人世,而兄弟姐妹其实都很支持他选择到槟城完成其退休计划的梦想。“他们认为我辛苦一辈子了,是时候好好享清福,起初岳母还有些担心,可是每次回国看到女儿在这里生活得很好,也因此就放心了。”

除了在槟城,两夫妇偶尔也有去其他州属游玩,如吉隆坡、浮罗交怡、沙巴等,借此多了解其他大马的文化。

治安好放心生活   最爱槟城美食

除了槟城的天气,丰村隆夫妇最喜欢的是拥有丰富的多种类食物文化,而且治安很好,所以他们很放心在这边生活。

丰村隆指出,相比其它国家的第二家园计划,除了养病因素,我国申请条件在大致上都符合其退休计划的条件。他提及,槟城也是最佳出国旅游的中心点,就如前往曼谷或墨尔本,都可以很快抵达目的地。

虽然两夫妇没有孩子,但和子每年都会回国两次探望母亲,而两夫妇偶尔也会出国旅游两、三次,一年出国5次,生活也算是悠闲与享受。他提及,槟城的小贩中心很特别,因为民以食为天,在这里可以品尝不同的道地美食,比如云吞面、炒粿条、煎蕊、还有印度炒面等。

他笑言,每次回到日本,就会开始想念槟城美食,而且迫不及待要回来槟城了。不过,由于早前中风缘故,所以两夫妇也注重平常的饮食,平常妻子有在家里煮食,尽量吃比较健康的食物。

至于物价方面,这里出产的物品,比起日本便宜了一半,不过国外进口的物品,这里的价格就和日本差不多。谈及房价时,他指日本的房价很高,而这里租房子也很便宜。

谈及乔治市古迹区,他指深具特色,非常吸引他们去欣赏。“这里庆典文化多,我们也有机会认识大马不同民族的节日,也很惊讶槟城也有日本的庆典文化呢!”

大马人时间观念需改善   服务业素质应提升

丰村隆夫妇认为,大马人的时间观念、公交系统、驾驶文化,以及服务行业领域,还有改善空间。

这对日本夫妇受询及,槟城或大马人有什么能改善的空间时,丰村隆首先认为,由于槟城是旅游热点,因此这方面服务员的态度还需再改善,如避免躲在一旁滑手机、显得无所事事等。

“反之他们应全程专注在服务客户上,如可派传单、出来招徕客户与问好,一来提升服务素质,二来让顾客留下好印象。我去曼谷游玩时,发现他们在客服方面比槟城做得更好!”

他也提及,基本上大马人的时间观念有待改善,如公共交通服务时间没那么准时。“在日本如巴士的交通时间都非常准时,两分钟固定一趟,反而在这里等巴士就不懂多久来一次,甚至没有。”

- Advertisement -

刚开始在槟城生活时,他确实无法适应,因为这边的公共交通不像日本有明确的地标与目的地,比如巴士站的路线指南。不过在近年,相比刚来到槟城时,现在的情况已是改善许多。

“对于驾驶文化,在日本驾车人士都是规规矩矩,不随便插车,而这方面槟城人的驾驶文化有待改善,不过若以曼谷大城市的交通阻塞完全不能动的情况来相比,基本上槟城还可以移动,还算不错了”。

住家在玻璃池滑巴刹的他们提及,由于行人道窄,又有树木遮挡,因此认为市中心有需要铺设及加宽更多行人道,以让民众安全地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