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博体育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报道:康灯海
摄影:陈友晋

锺灵独中师生打破禁忌讲方言!

- Advertisement -

过去几十年来,尽管教育部没有禁止学生在校内讲方言,可是我国的华文中小学,几乎都不准学生在校内讲方言,一些学校甚至处罚讲方言的学生,只允许讲国语、英语或华语。

锺灵独中方言解禁,老师学生之间用方言闲聊。

也因此,新生代愈来愈少讲方言,家长们为了迁就下一代,也甚少甚至不再跟孩子讲方言,导致年轻一代与方言渐行渐远。

鼓励非上课时间讲方言

锺灵独中校方看到了方言流失的危机,今年农历新春前,允许学生们可以在非上课时间,在校园里跟同学或老师讲方言,师生们用彼此熟悉的方言交流,提供学生一个方言学习平台,并且鼓励学生与家长在家里多讲方言,挽救逐渐失传的籍贯方言,获得大部份家长支持。

今天,只要一踏进锺灵独中校园,无论是在篮球场、食堂、礼堂、走廊或聚会,都可以听到学生或老师之间用亲切风趣的槟城福建话交谈。

除了槟城福建话,校方也鼓励学生之间用广东、潮州、客家、台山、海南等方言跟同一籍贯的学生说家乡话,方言风潮由此在学生与老师之间蔓延开来,成为当今全马极少数可以公开讲方言的华文学府。

《光华日报》特此访问锺灵独中校长维城校及师生代表,听听他们在用方言交流的感受和期盼。

锺灵独中学生及老师在非上课时间用槟城福建话交流。

吴维城:参加国外学术交流   惊觉方言渐被遗忘

锺灵独中方言推手吴维城校长回忆,3年前他参加国外一个学术交流活动。当时不少学者都赞扬马来西亚华校生懂得讲许多语言。

“当时我强烈意识到,大马华校生为了适应环境,拼命学好国语、英语及华语,可是许多下一代和他们的家人却逐渐放弃了他们的籍贯方言,导致愈来愈多新生代不懂得说槟城福建话或他们的籍贯方言,这是很可惜的。”

吴校长说,校方之后尝试让学生在校内的歌唱比赛或戏剧表演采用方言,也鼓励学生在家里和父母讲方言。

“可是收效不大,因为孩子们从小就习惯和家人讲英语或华语,一些学生甚至不懂得听,也不懂得说他们的籍贯方言。”

由此,吴校长意识到,学习任何一种语言,都必须有一个交流平台,才会有成果。

他说,校方之后咨询及结合各界人士的想法,尝试局部开放,让学生在非上课时间,在校园内用方言交流。

他说,校方是在今年农历新年前夕,在聚会上宣布今后学生及老师都可以在非上课时间用方言交流。

进一步拉近师生距离

他回忆当时,几名老师分别用福建话、潮州话、广东话、客家话、海南话向学生贺新年,那一刻台上台下都很开心。方言这道桥梁,进一步拉近了老师和学生们之间的距离。

吴校长说,过去几年,校方担心和顾忌,方言里的一些粗俗话语,可能教坏学生,败坏校风,因而不敢提倡在校内讲方言。

学生食堂聚餐,用槟城福建话交谈。

“其实,任何一种语言,包括方言,都会有粗俗话,不能因而担心而禁止它,而是要教育下一代如何使用优雅的方言交流,从方言交流里树立高尚的个人文化修养。”

计划办方言讲座

他说,锺灵独中公开让师生讲方言还有一段长路要走。校方下来计划邀请方言老师及学者到学校讲座,提升学生对方言的掌握和兴趣。

他提醒,学习方言,还是要从家里开始。父母平时一定要跟子女多讲方言,子女才会自然而然地跟家人用方言沟通。唯有这样,籍贯方言才能延续下去。

【老师有话说】

■ 许文龙:
– 锺灵独中副校长

更亲切坦诚交流
在校园内允许用方言交流,不管是学生之间,或学生与老师之间,彼此间更加亲切坦诚。他说:最近我主动用槟城福建话和几个即将毕业的学生交流,了解他们的打算,我发现学生更能自由自在地表达他们的想法,老师和学生们的关系也更拉近了。

■ 胡淑莉:
 – 锺灵独中国文老师

在家主动讲福建话
方言在校园解禁后,学生们都公开叫我:Sing Seh OH!(胡老师)我觉得好亲切。她说:过去多年,我和先生都跟孩子讲华语或英语。导致孩子对方言感到生疏。如今,除了课外之后跟学生讲槟城福建话,回到家里我主动跟孩子讲槟城福建话。这几个月来,我们一家人的福建话越讲越流利,父母子女的交流更轻松自在,方言真的可以促进亲子关系。

■ 张月妮:
– 锺灵独中图书馆职员

延续方言从家里开始
方言要延续下去,一定要从家里开始,不能单靠学校。她说:槟城人习惯讲槟城福建话,槟城学校方言开放,学生们讲的方言,主要还是槟城福建话。对于那些非福建籍贯的学生,他们要学广东话、潮州话、客家话,还是必须从家里开始。

 

【学生有话说】

■ 陈佳嫔:学习气氛轻松
如今课外活动,学生跟老师的交流,都开始参杂槟城福建话,多了槟城方言,学生们更容易明白和掌握,学习气氛轻松,我觉得很棒!

- Advertisement -

■ 罗伟尔:老师会纠正粗俗用词
方言里的一些粗俗形容词,偶尔一些同学不清楚它的含义,就这样顺口溜。老师们听到,都会当面点醒和纠正。在校园讲方言,我们一直在进步中。

■ 林国鸿:图书馆应添方言书籍
我们这一代,方言讲得不好。希望校方接下来可以邀请方言专家给学生办讲座,学校图书馆也可增添一些方言书籍,加强学生对方言的学习热忱和兴趣。

■ 谢南霖:小时候只和婆婆讲方言
我出生在一个海南家庭,一家人都讲福建话,从小只有机会跟婆婆讲海南话。如今学校提供方言平台,我在校园找到了几个海南籍贯同学,彼此一见面就讲海南话,觉得很亲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