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博体育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文:黄婉玮

三年前,华航的空服员在无预警下宣布罢工,展开台湾航空史上的第一次罢工行动。

台湾劳工罢工的环境和机会不多,而舆论空间被政党占据,只是恰逢华航罢工遇上了政党轮替不久,才让这个课题成为政论节目的热点。三年后的今天,长荣的空服员罢工,同样也由桃园市职业工会发起,可是得到的回响是负面大于正面。

过去的主流评论节目在讨论罢工课题时,邀请了律师和工会代表表达专业的意见及解释罢工权益,而今在评论节目上见到的来宾,多是旅游业者和前空服员,表达最多的也是感受问题,这样一来,只更加突显业者和劳动者的利益对立,并增加民众对罢工者的负面观感。

从网民的回应来看,相比于华航员工以过劳和飞行安全为主要要求,长荣员工只是想着薪金的上升空间,且为此而造成企业的亏损和大众出行的权益受损,的确让罢工者的负面感大增。

- Advertisement -

回顾及整理三年前的新闻,笔者发现长荣的罢工流程与华航相差不多,唯两者的诉求内涵不同,值得一提的是工会早在两个月前已取得罢工权,因此,长荣是比华航有相对足够的时间和心理预备应对随时的罢工。

长荣高层显然决定取消大量航班也不妥协这一战,而牺牲航班严重影响航空交通瘫痪的结果不但为台湾创下罢工史的新纪录,更让罢工者成为了千古罪人,民众见到企业损失惨重和交通瘫痪的情况下,更无法苟同空服员以薪金为出发点的罢工,工会更是成了被诟病的搅事者。

- Advertisement -

长荣的罢工者在没有政党的支持之下,与资方处在对比强弱的地位,反观长荣公司有深入民心的企业文化,更意想不到的是,外交部也间接的支持,特许为空服员补办被工会「没收」的护照。

逻辑推断绝对影响人们的价值判断。由于民营企业的资金和经营不比国营企业有优势,当民营的员工采取同样的罢工时,主流的社会意见认为民间劳资的问题应该关上门解决,加上航空业涉及公共交通系统的畅通性和安全问题,空服员即使有合法的罢工权,公众基于出行的便利性受影响,是很难谅解一个民营企业的员工在享有高新待遇的情况下,还随意罢工造成民营企业的亏损。

一切皆因资本主义的台湾社会,认为企业追求盈利最大化属于合法及合情,员工更加有权利选择转向适合的企业文化,而不须以激烈的方式去逼使企业做改变。在此逻辑之下,公众自然不可能理解空服员利用罢工要求民营企业提升薪资和福利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