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博体育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文:黄伟益

再过两个星期,就是赵明福在雪州反贪污委员会总部坠楼逝世10周年纪念。转眼间,10年就快过去了,但是留给赵家的仍是一个迄今未能解答的谜团,还有正义如何彰显的绸怅。

我跟赵明福只有一面之缘,但是对于赵明福之遭遇,我们无不深感心痛。但是,更让我们感到心寒的是,为何在509过后的这一年内,我们的执法机关即使面对来自内阁的指示,对此案的调查工作却显得一愁莫展?

他们到底在害怕什么?这些公务员哪来的胆量,竟敢违抗内阁的指令?2014年9月5日,上诉庭三司一致推翻验尸庭及高庭之前列赵明福案件为“悬案”的判决,改判赵明福之死是由身分不明的一名或多名人士的非法行为所造成,而这些不明人士亦包括反贪会官员在内。

既然上诉庭指赵明福案属于他杀,为何我们的总检察长现在却要警方以“错误囚禁”的角度来调查此案,这显然说不过去呀!你可以不将这个案件列为谋杀,至少也应该要求警方从误杀角度来对付涉案者。毕竟,犯案者当时没有谋杀赵明福的动机,这是我们可以理解的。

- Advertisement -

“错误囚禁”可以是这些犯案者所涉及的另一条罪行,但是,若当局只从单一角度重新调查此案,这似乎有包庇罪嫌的可能性。简单来说,我们可以接受警方从多个角度重新调查此案,但是若执意不从他杀角度调查此案,这当中就难免疑点重重了!

确实,这样的情况根本不应是新马来西亚所出现的景象。但是,若说我们忘记了赵明福,这不竟然是事实!我们还是无时无刻关注赵明福案调查工作的进展。每当看到有关赵明福案件的新闻,我们还是会花多一些时间去细读其内容,再想一想我们还能怎样尽多一份绵力,期盼让赵明福案水落石出,真相大白!

身为财政部长的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是最早在内阁会议提出要为赵明福翻案的人。内阁随之在2018年6月20日议决重新调查赵明福案件。林冠英曾在2018年11月23日致函要求总检察长尽速完成查案工作,而总检察长却在同年12月4日复函指警方查案工作毫无进展,但表示将要求警方继续调查工作。

- Advertisement -

这个时间表透露了非常重要的讯息,即警方没有遵照总检察长的指示展开查案工作。尽管如此,赵明福随后还是多次被带到内阁会议讨论,而最后一次则是在今年5月15日,但始终没有新的进展。我敢相信整个调查工作的进度缓慢,或多或少跟警队及反贪污委员会之前的领导有莫大关系。

如今,随着新任全国警察总长阿都哈密在5月3日走马上任,而新任反贪污委员会首席专员拉蒂花则在6月4日走马上任,两者应该配合我们半新不旧的总检察长,把所有的罪证重新搬出来,再把所有见不得光的机密档案也交出来,最终还要把人交出来给当局提控上庭。

就好像我之前在本专栏提到,我不敢寄望拉蒂花能否重启对砂拉越元首泰益玛目的调查工作,但是能否让赵明福案件有个了断,就能够考验拉蒂花是否公正不阿,是否会对反贪委下属官官相护,是否愿意把人交出来接受司法审讯,这比我们盲目赞扬拉蒂花更为可贵。